交易不活跃、全球央行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 游客丽江被打宣判

资产荒来袭 全球资产配置新变 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资料图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资产荒来袭 全球资产配置新变   全球资产荒来袭。近日,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表示,未来几年,任何固定收益类资产给予投资者的回报可能最多在6%左右,大部分固定收益类资产回报率甚至达不到5%,只有私募股权(PE)与新兴市场股票还可能获得6%以上的收益。并且,由于全球流动性泛滥及低通胀的局面料将持续,全球资产荒料将延续。   由此,除了并购实业资产之外,为了资金保值增值,在全球资产配置上该采取哪些策略?在当前形势下,相关政策及企业投资又有哪些新变化?带着上述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深入采写了本专题,以飨读者。(辛灵)   导读   “根据我对中国内地客户的观察,他们的投资理念在过去18个月间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中国的私人银行和高净值人群的投资理念正在和国际接轨。”   据兴业银行和波士顿咨询公司联合发布的2016年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显示,中国高净值人群资产全球配置的需求显著上升,未来五年中国个人境外资产配置比例将从目前的4.8%上升到9.4%左右,新增市场规模将达到 13万亿元人民币。   “根据我对中国内地客户的观察,他们的投资理念在过去18个月间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中国的私人银行和高净值人群的投资理念正在和国际接轨。18个月之 前,他们对于海外配置预期是要有和国内一样的回报。而18个月之后,情况就变了。在过去18个月以来,内地市场经历了大幅波动,客户由此开始思考海外资产 配置时,也许可以适度降低收益预期。之前大家只想着财富增值,不过现在觉得将财富保值作为首要目标也是可以的。他们确实需要这样的心态转变。” 诺亚财富集团执行总裁林国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不仅是国内投资环境的变化让中国高净值人群海外资产配置的理念产生了变化,近来,全球市场也发生了新变化,对海外资产配置兴趣日益旺盛的中国投资者需要去适应。   风险、避险资产齐涨   自英国脱欧的靴子落地后,全球风险偏好出现回升——股市、商品市场反弹。然而同时,黄金、债券等一系列避险资产也同步上涨。资产轮动之快,使得坊间戏称“美林投资时钟”变成了“美林电风扇”。   “目前固定收益和股市的局面有矛盾之处,债市表现不错,这通常是防御性仓位高筑的结果。不过同时,我们看到股市也在上涨。如果退一步,想想短期的策略性资 产配置和长期投资之间的平衡,毫无疑问最近几个季度以来,大部分资产类别的预期回报相较前几年全线下滑,尤其是在过去5-7年强劲表现的基础上。不过这也 有助于理解为何这几年来投资者对于收益、回报格外的追逐。一个主要表现就是目前大部分新兴市场的增长是疲软的,但同时在近期吸引了大部分的风险配置。”贝 莱德亚太区董事长杜礼安(Ryan Stork)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贝莱德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截至2016年6月30日,管理资产规模为4.9万亿美元。   对于当前“股债齐涨”,交银国际宏观研究部主管、首席策略师洪灏认为背后的逻辑并不难理解。   “美国通胀仍然温和,这一背景下,国债仍是一个好的配置;尽管近期不乏唱空美股的声音,认为其估值过高,但其远未走到泡沫破灭的阶段,P E相比2007 年和2000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此外,当前并不是所有股票都在涨,涨幅主要集中在高科技、生物制药板块等,而这些都是在未来几年会改变人类社会生活方式 的趋势。总之,在低通胀、低利率、低增长的环境里,高收益债违约率低于预期,股票也并非特别贵,因此‘股债齐涨’似乎也并不矛盾。”洪灏在CFA协会举办 的“2016中国投资峰会”期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这一切的源头之一是超长期的全球货币宽松环境。据统计,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降息已经达到667次。   另外全球央行似乎都成了资本市场的最大买家之一。尽管停止了QE,但美联储仍在不断回购到期的国债;欧洲央行在政府到了无债可买的地步后,开始购入公司 债,英国央行近期也加入了进来。日本央行目前持有约三分之一的日本国债,近期还宣布将扩大每年ETF购买规模至6万亿日元,目前日本央行至少是200家日 经225上市企业的前10大股东。   “超长期货币宽松的环境对于资产价格影响的结果,一个是现在全球负收益国债的规模迅速增长。人口结构的不断变化促使投资者更加青睐能提供稳定现金流的资 产。而高收益资产的减少使得投资者不得不看得更远,以获取可观的回报,用以匹配债务支出和收入需求。另一方面,风险资产的估值也被央行的政策包括资产购买 行为所推升。未来一段时间低收益的情况将继续,在全球任何一个主要市场,都没有显著迹象显示政策利率将快速上调。在大范围的基本面支持的情况下,投资者们 将继续追逐收益。”杜礼安说。   “就是把好的资产全部买一遍,然后降低标准买次一级的资产,比如美国的高收益债券表现好,新兴市场表现好,甚至新兴市场债券表现也很好。在极端事件发生 后,由于对于央行货币政策的预期,还是把下行风险给抹去了,在下跌之后反而创造好的买入机会,现在回升到比英国脱欧前都高。当波动性消失后,所有的资产都 是好的资产,不过这是基于通胀的前提下。”洪灏说。   波动消失的局面有望被打破   市场的波动性不见了。过去30天美股的波动性是20多年来最低的,只有5个交易日中标普500指数出现涨跌大于0.5%的情形。近日,交易不活跃、全球央行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将波动性推至极低水平。过去半个世纪里,这种情形只出现过十几次。   上周五(8月19日)恐慌指数VIX降至2014年夏天以来最低水平。2014年夏天过后,市场出现一波大跌,投资者疯狂涌入避险资产,当年10月债券价格暴涨。尽管本周一VIX出现大幅上涨,但该指标仍处在历史较低水平。   而美国大选有望带来波动性,波动性带来机会。   “短期面临的风险是地缘政治风险,包括美国大选以及英国退欧公投的后续。我认为这将带来短期的波动性,波动性也带来很多机会,当市场混乱时,我们就可入场评估哪些资产可以入手。所以这带来了不确定性以及焦虑。不过同时也将带来机遇。”杜礼安说。   渣打银行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认为当市场对于各国央行将继续宽松的一致预期被打破之时,也就是波动性重返之时。   “美联储加息是一个因素,会导致市场对美国货币政策预期的不一致。另一个潜在因素是通胀,通胀升高会迫使部分央行不能再宽松其政策。”王昕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看好新兴市场分散配置是关键   当下,发达市场资产的收益率全面下降,新兴市场成了最大受惠者。   国际金融协会(IIF)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新兴市场资产7月末以来净流入资金132亿美元,在全球共同基金和上市交易基金(ETF)中占比达到11.7%,为逾1年以来最高,超过发达市场资产资金净流入速度。   “我们非常看好新兴市场,无论是股市还是债市。对于年初至今的新兴市场涨势我们非常兴奋。如果你看看世界哪里在发生增长,你会发现过去5-7年资金流入的 也正是这些地方。有些人可能会说新兴市场的涨势不长久,相较2013年开始的超1500亿美元的资金流出,目前只有200多亿美元重回新兴市场股市。从技 术角度来说,新兴市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无疑他们在不断增长之中。”杜礼安说。   “相较六个月前,跟发达市场相比,我们对新兴市场更加看好。但这不意味着所有的投资组合都是新兴市场的资产。如果想在未来6-12个月内寻找一些增长的机 会,我们将鼓励那些还没有配置新兴市场资产的客户,来重新评估看看要不要将新兴市场的敞口加进组合当中。”贝莱德董事总经理、亚太区执行委员会成员莫达文 (Damien Mooney)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目前日益严峻的投资环境下,分散投资组合显得格外重要。   “我们想传达的核心信息是分散投资。许多投资者考虑到了分散,不过当我们审视他们的组合时,发现里面好多都是相关联的。由于目前的投资环境变得日益严峻, 分散投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重要。另外最大的风险就是未意识到的风险。我们鼓励客户采取一个全局的角度,而不是单单看基金,看股票,而是整体来看投资 组合,来明白所承受的风险。”莫达文说。(编辑 辛灵) 责任编辑:帅可聪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