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真的把时间当做了金钱 小伙连打7天麻将 小特朗普公开邮件

招商银行和平安保险创始人袁庚逝世 曾破获刺杀刘少奇案-搜狐财经     那位提出“时间就是金钱”的老人走了   综合招商局官网、《深圳晚报》、《袁庚传》、新华社、中新社等报道   被誉为“深圳改革先行者”的袁庚走了。   中国改革看深圳,深圳改革看蛇口。是他,在改革开放之初,率先在蛇口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而这句话也得到了邓小平的肯定。   2016年1月31日,招商局集团原常务副董事长,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企业创始人袁庚,因病在深圳蛇口去世,享年99岁。   恰恰是在37年前的今天,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创立,蛇口也成了中国最醒目的改革试验场。   纵观袁庚的一生,前半生他是个游击战士、炮兵、高级情报员、外交官,不曾涉足经济运作。但就是这个没有经济管理背景的人,在其后半生,抛开计划经济的束缚,成就了蛇口改革,也成就了自己激情澎湃的改革岁月。   谍报生涯:曾破获刺杀刘少奇案   出生于广东宝安的袁庚,一生跨越了战争年代与和平年代,其经历和作为非常具有传奇色彩。   袁庚本名欧阳汝山,1936年考入黄埔军校燕塘分校,抗日战争时期曾任东江纵队海上大队的大队长。   1942年,香港沦陷后,袁庚和他的战友们利用地下航路营救出八百多名爱国民主人士和国际友人,其中包括何香凝、柳亚子、邹韬奋、乔冠华、蝴蝶等各界精英,被称之为抗战以来最伟大的营救工作。   1944年8月,袁庚任东江纵队联络处处长,负责广东沿岸及珠江三角洲敌占区的情报工作。袁庚的工作为美军太平洋舰队和第十四航空队提供了大量极有价值的准确情报,为抗日战争夺取最后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抗战结束后,他随东纵北撤编入华东野战军,参加了济南战役和淮海战役,1949年任两广纵队炮兵团长。   新中国成立后,袁庚于1950年赴越南担任胡志明的情报和炮兵顾问。   1953年,任驻印尼雅加达总领事馆领事,在万隆会议期间参与执行保卫周恩来总理的任务。   1963年4月,袁庚参与破获国民党特务刺杀刘少奇的“湘江案”。   蛇口契机:花甲之年创立蛇口特区   然而,就是当年与美军的合作,使袁庚在“文革”期间被诬陷为“美国战略情报特务”。   1968年3月,袁庚被捕,在秦城监狱度过了5年半的牢狱生活。1973年,他经周恩来总理多次过问后获释。   直到1975年10月,袁庚恢复工作,调任交通部外事局负责人。   1978年,已经61岁的袁庚,正思谋着“船到码头车到站”回家养老,突然受命被交通部党组委派赴港参与招商局的领导工作。   当年6月,袁庚飞赴香港调研,不仅对招商局本身的工作和人事进行调查了解,还对招商局所处的社会环境进行了广泛而多方面的考察。   袁庚执掌招商局时,创办于1872年晚清洋务运动时期的招商局已走过了100余年的历程。由于历史的变迁和时代的影响,当时招商局仅处香港一隅,实力薄弱。袁庚以开发蛇口为契机,为百年招商局注入了新的发展活力,将招商局从一个单纯的航运企业发展成为业务综合、实力强大的企业集团,创造了招商局历史上的第二次辉煌。   当时,荒滩一般的蛇口被袁庚相中,选为经济开发区的试验田,蛇口也因此被誉为“特区中的特区”,它的问世预示了中国改革开放春天的来临。已入花甲之年的袁庚,就此展开了他激情澎湃的改革岁月。   “香港第一课”:港人真把时间当金钱   在蛇口工业区的发展中,袁庚曾经喊出了震惊国内的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1978年,袁庚出任香港招商局负责人,他决定买一幢商业大厦作为招商局总部。那是一个星期五,双方就价格达成一致,对方老板急切地就要上律师楼把手续办下来。袁庚觉得,为了庆祝买卖成功,合作愉快,希望对方赏脸,大家一块吃个午饭庆贺一下。但是,不管袁庚怎么说,对方就是不去酒楼吃饭。最后双方决定只是吃个快餐。就餐结束后,对方还再三约定袁庚,下午两点一定要“准点”、“无论如何”要赶到某律师楼,双方把手续办妥。   此时的袁庚并不清楚对方为何如此强调时间。为了不失约,他催促财务及时把2000万元的转账支票填好盖上章,一行人带上支票,准时赶到了律师楼。到达律师楼时,袁庚发现:对方老板的汽车就停在楼前,没有熄火,司机也在驾驶座上随时待命。   就在双方在律师楼里办完各项手续,对方送来楼书等一应文件,袁庚这边把第一笔款项的支票递了过去,“验明正身”后,双方签字。   此时,对方拿到支票后,留下一人与袁庚等人商谈善后事宜,其他人则立即起身,左右护卫着拿支票的人钻进轿车,奔向银行。   后来,袁庚才知道,香港银行星期五下午3时停止营业,下星期一上午9时才开门营业。2000万元港币如果星期五下午3点钟之前没有交到银行账上,对方就要白白损失3天的活期利息。按照当时的浮动利息14厘,三天就是28000元。   这件事让袁庚深受触动,“香港人真的把时间当做了金钱!”   袁庚把这次买楼所受到的教育,称为“香港第一课”,也引发他勇敢地在蛇口喊出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   那时,有人把袁庚的这一理念理解为“资本主义的口号”,并将他归为视财如命之人,称他“既要钱又要命,比资本家还狠”。   直到1984年邓小平第一次南巡,袁庚让人连夜加班做一个“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牌子,放在进入蛇口的分界线上。邓小平视察蛇口结束后,袁庚问他这个口号对不对时,邓小平只回答了四个字“很好!很好!”。   民主试验:在蛇口绝不允许以言论治罪   除了喊出口号,袁庚在蛇口还进行了一系列的创新。   1984年,蛇口组建了一级地方行政组织��蛇口区管理局。管理局虽隶属于深圳市,但其主要领导由工业区产生,并得到一些市级政府拥有的权力,有相当的自治权。   在蛇口,袁庚与同事后来还进行了与发展经济相配套的民主试验��实行群众直接选举干部、考评干部的民主选举,实行干部一年一聘。在获得中央的首肯后,蛇口在十年间进行了两届管委会、三届董事会的选举与信任投票,因质疑而产生的碰撞种种,使选举答辩会成为不容错过的社区盛会。   1987年,应群众要求,蛇口工业区管委会由行政机构改为董事会,袁庚被选为董事长。但在这次选举中,15%的反对者出现,五名董事落选。   终身制与任命制在蛇口被打破,蛇口的政治民主历程开启。   在这样“以民为重”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媒体的监督作用被高度重视。袁庚曾对原《蛇口通讯报》总编辑说,要“敢于刊登批评蛇口领导干部,包括批评我的文章,目的就是让当官的敬畏百姓,而不能让百姓怕官。”   当得知《蛇口通讯报》真的要登批评他的文章时,袁庚竟兴奋异常,要求批评稿“一字不改见报”,并立即召开全体干部大会宣告此事,从而开创了中国同级党报批评同级党委一把手的先例。   1988年,袁庚提出,要切实保卫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的神圣权利,绝不允许在蛇口发生以言论治罪的事情。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