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的养老金反而比低保低 小区难觅健身场地 火箭正式签下周琦

申城逾五成受访小店不舍得雇人 社保选最低水平缴纳 你羡慕他们没有上司、没有会议、没有办公室政治,却想不到他们早八晚十二、365天只歇春节7天、吃喝洗睡都在一隅空间里。都说“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而多数以小店谋生的老板,生意已占据他们大部分生活。所谓自由,需要“交换条件”。本刊调查显示,因为成本等原因,过半老板不雇人,自己同时兼任店员;但相比一般企事业单位的职工,他们的社保、体检等保障福利又明显缺失。社保选最低水平缴休假旅游成为奢望每天工作14小时365天只歇春节7天“赚钱谋生从来都是辛苦的,偷不得半点懒。”带上老花镜,尹春发走进柜台坐下,看着彩民递来的投注单,手指翻飞间,他迅速打出了一张彩票。尹春发如今已年近花甲,按说已到退休年龄,但他却一刻都闲不下来,每天都“窝”在自己的彩票店里。“其中的乐趣你不懂。”淅淅沥沥的小雨里,夜幕下的路上已经看不到几个行人。午夜12点,尹春发招手送走了最后一位彩民,结束了一天的营业。他轻手轻脚地关掉了店里的四台电脑,拿起墙角的扫帚,把地上一张掉落的投注单扫进了畚箕。倒完垃圾,他又从一旁拿过一支记号笔,一边对着今天的开奖号码,一边在墙上把所有的数字写下来。“每天的奖号都要写得清清楚楚,很多老彩民都要研究的。”写完开奖号码,他转进了柜台,清点一天的营业额,对账、记录。总算忙活完,摘下老花镜,身体不自觉地打了个哈欠。他蹑手蹑脚地锁掉店门,撑着伞步行回家。尹春发的工作就是由这一个个夜拼凑而成的。每天凌晨3点入睡,成了他另类的生活规律。第二天早上10点刚过,尹春发带着盒饭又打开了店门。“有时候会稍微晚点,和老彩民打好招呼,他们也都能理解。”尹春发笑着说,自己一天只睡5个小时,有时候做梦都在想着彩票店里有人中出了百万大奖。一天工作14小时,一年只休息过年7天,这就是尹春发的生活。彩票店的生意主要集中在晚上、周末。“别人休息的时候,正是我最忙的时候。”尹春发说,彩票店的主要客群都是逐渐培养起来的周边居民。买的人多了,每天的工作量也水涨船高。尹春发的右手食指上已经结起了厚厚的茧子。“多的时候一天要打800张票,连上厕所都跑不开。”当然,没有人规定尹春发开店时间,他的辛苦你可以说是他自己的选择。调查数据:像彩票店老板尹春发一样,一半以上时间花在自己小店的有多少?在受访小店中,近26%的店主每天工作13小时以上。超过40%的店主花在小店的时间需要9至12小时,仅2成店主每天工作不超过8小时。既是老板又是员工业余生活像“墙缝里挤出的花朵”彩票店老板尹春发的故事并非个例。申城不少小店老板既是店主,又是店员,除了睡觉基本都在小店里做生意。对他们而言,业余休息生活就像“墙缝里挤出的花朵”。在普陀区新村路上的万里城小区,溜娃的居民们常常聚到小区烟纸店。小店养了一猫一狗,曾经还有一只灰色兔子,它们都是小朋友眼里的大明星。 “比起把宠物当掌上明珠的邻居,我肯定属于散养。”烟纸店老板老李忙起来饭都没空准点吃,更无法精细料理猫猫狗狗。“平时从早忙到晚,晚上12点关门回家就睡觉了,基本没有业余生活。”2002年,老李和在同一家企业上班的太太双双下岗后,需要重新“谋生”。他所住的小区周边绿化葱郁,环境优美,但缺少沿街店铺让一些居民觉得不便。老李就想到开爿烟纸店,为邻居提供生活方便,自己也能解决温饱。10多平方米的小店里容纳了约千种小商品,油盐酱醋肥皂电池……应对日常生活的小百货这里都能找到。“夏天饮料啤酒卖得好,人也辛苦。”老李虽是老板,但同时身兼营业员、采购员、快递员、理货员、财务、出纳等多个岗位角色。谈到利润,老李感慨,是比一般职工拿工资要多些,但投入的时间也比上班职工多得多。“店在,人跑不开。”除了每天太太或岳母在老李外出进货送货时帮忙看店,其他时候都是老李一人独当一面。“工作生意几乎就是我全部的生活。”他感叹道:“但人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养宠物的人喜欢那种没有压力的交流吧。”于是,烟纸店就多了一猫一狗。老李还喜欢音乐,是隔壁小区露天音乐会的常客,“夏天秋天的露天音乐会氛围特别好,而且请来的乐队嘉宾都是大腕级的。”说到这里,他得意地透露,“票子不好搞,当然我有自己的门道”。调查数据:受制于成本等原因,55%以上的受访小店不雇人,店主老板同时兼任小店职员。加之小店规模等因素,雇用5人以上的小店仅占11.11%,雇2至5人和雇1人的小店分别占18.52%和14.81%。社保选最低水平缴纳体检缺失是普遍化常态记者注意到,类似老李这样“以店为家”的小老板不在少数,而在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较高的状态下,他们的保障却无法与之相匹配,一些保障意识相对较强的80后和85后也仅选择最低基数缴纳社保。85后祁颖莹和先生在宝昌路开泰眼镜市场,已开店十几年,配镜生意眼下给他们的收入回报相当于普通白领。“按照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给自己缴纳社保,不像你们有单位的人,自己一部分单位一部分,我们全部自己来,现在每月一人要缴1526元。”在祁颖莹看来,要在上海立足,参加社保是必须的,现在买房、子女求学对社保都有要求。不过她也坦言,对他们夫妻这类没有工作单位的人,缴金成本确实挺高。“不缴不行,如果提高缴费基数,那么多缴部分会使自己负担过高,所以折中就是少缴、缴最低。”祁颖莹说,除了社保,商业保险也有买,“就我了解的情况看,每个人想法不同,有的人觉得现金拿在手里最保障,我还是觉得虽然不是企事业单位职工,但也需要有稳定和保障的感觉。”“主要是考虑到老了以后,生病需要医保;不然感觉缴不缴,关系不大。自己存点钱养老就行啦。”谈起保障,一位店主的观点是“现金为王”。祁颖莹还提到了体检。她说,一般没有单位组织体检,自己个人只有生病了才会想到去,“特别我们还年轻,总觉得身体好着呢”。烟纸店老李虽然已过50岁,但平时连头疼脑热都很少。高温天里,一天爬个几十次楼梯,一次扛两三箱饮料上楼,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我1米73的人,只有108斤。”体力消耗大,让50多岁的老李有不同于这个年龄的精瘦。“也就是这几年开始睡眠质量稍微差点,其他完全没问题。”他对自己的健康状况很是乐观,“再干个十年,应该没什么问题。”所以,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去医院了,也想不到体检等常规检查。记者从上海市个体劳动者协会了解到,针对会员,该协会的一项服务是购买人身意外险。“企事业单位的职工一般保障福利相对较全面。相对而言,小店店主这类个体劳动者从主客观上都更易导致保障的缺失。”该协会会长倪与强表示,所以作为他们的“娘家人”,协会也在实践中摸索如何让个体劳动者更有保障。调查数据:超过37%的店主不为自己缴纳社保,而缴纳的几乎也都是最基本的,刚过“及格线”,仅有一半多缴纳四险以上。同时,记者了解到,对于企事业单位职工的体检等福利,一些店主也几乎从来都是“缺失”状态。主观意识加上客观条件,使得这群人相比一般职工更缺少保障。留人心只能靠福利受访者保障缺失从本刊的调查走访来看,只有近45%的小店雇有店员。这些小店职工和小店老板之间演绎着“相爱相杀”:一方面,老板需要得力稳定的员工;另一方面,成本等因素又决定了这类店员的待遇和保障水平不高。缴纳三险多付31%的工资受访小店无一为店员缴社保两年前,李彦南经营的文具店“兔子窝”悄然开业。店铺虽然只有22个平方,但是一天经营12个小时,还要铺货、清点货品,一个人忙不过来,她不得不找了一个员工来帮自己打点。“我们现在是一人工作半天,一般情况下,我上午在,她下午在,这样一来,能减轻点压力。同时,我也有了自己的时间,空下来的时候,进修传统文化。”在小店一角的收银柜台后,放着几本四书五经。“这是我的读物,每天在店里,都会静下心来读。”李彦南说,开出小店后,自己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能够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她的员工小朱。“小朱是通过社会招聘找来的,每个月给她4000多元。”李彦南说道,因为小店现在一个月营业额只有2万元左右,因此员工工资也给不了更高了。“真希望以后能给她更多的福利。”“现在做六休一,我是外地户口,在这里交社保也没什么用,还是多拿点钱合适。”小朱嘟囔着。这天,她早早就到店里接过了老板手中的班。“每天的工作就是整理整理货架,结账,理货。”有家小店店主给记者算了这一笔账,如果给员工缴纳三险。“比例就是按照上海职工缴纳的规则,养老保险28%,医疗保险12%,失业保险1.5%,企业负担的部分是养老保险20%,医疗保险10%,失业保险1%,等于是税前工资的31%。”这是小店员工保障普遍缺失的根本原因。李彦南对小店的前景满怀憧憬。唯一让她感到愧疚的,就是员工的福利。李彦南说,忙过这一阵,她打算去申请静安区青年人创业项目,让小朱成为合同工,全天上班,为她交金。“因为我希望她能把她的闺女也接到上海来,因为只有在上海交满两年社保,才能让女儿在上海读小学。”调查数据:受访小店中无一为员工缴纳社保。这些小店的员工工资普遍在3000至7999元之间,如果为员工缴纳三险,那么用人成本再增加31%,在930至2400元左右。店主们纷纷表示,人力成本是租金外的“第二座大山”。管住宿谋“第二职业”稳住“军心”各有招数晚上12点的上海,夜幕下偶有汽车飞驰而过,留下静悄悄的柏油马路。此刻,美容师小王才从翎秀美容养生会馆下班,不过她却不再担心,因为她的“家”就在美容店对面的小区。“步行回家只要5分钟。这在以前可是不能想象的。”一年前,小王曾在另一家店上班,同样是凌晨12点下班,但是那时,她却只能去等班次很少的夜宵公交线路。“想想那时候还是蛮悲凉的。可没办法,半夜没有地铁。”小王说,有时只能坐在车站边24小时快餐店里,靠在连着的座位上稍微躺一会儿。“便利店里也没有什么人,凄凉感油然而生。”“现在好了,我再也不用担心睡眠不足,也不用折腾了。”翎秀美容养生会馆的老板郗佳荃为了解决员工凌晨没法回家的问题,在小店附近的小区里,花上4000多元的月租金为员工租下了一间二室一厅的房间。“还装了宽带。这点钱花得很值得的。能够让他们感受到温暖。”在这间房间里,一共住着4位员工,2人一间,既解决了员工租不起房的现实问题,也为他们提供了温暖的避风港。郗佳荃的翎秀美容养生会馆开在宝山顾村,经过开业一年多的摸索,已经积累了一些客户,在周边也树立了一定的口碑。“虽然我是老板,但我都当她们是姐妹。”郗佳荃喜欢称员工为姑娘们,“姑娘们就是我这家店最大的财富。”美容行业无论是服务还是销售,都是人和人打交道,生意的好坏除了老板的决策,一线员工的能力服务也举足轻重。除了培训管理“姑娘们”,郗佳荃还要想到她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基本保障,当然是第一位的。”店里统一给姑娘们购买了人身意外险。9月份,郗佳荃带姑娘们去上海迪士尼“团建”了。“早就答应过她们的,而且,我一直认为,必要休闲能更好地促进工作。”如何稳住员工的心?不同的店主有不同的方法。周志强从开始经营老上海家具店时就雇了一个小伙子。“店里靠我一个人肯定不行,而且一些搬运的体力活,我年纪大干不动了。”“在服务性行业里,员工的流动性很强,招工难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周志强叹了口气,“可能一边多500元工资就能把员工吸引过去。”所以。除了发工资管吃住,周志强还帮小伙子谋了个第二职业。“家具店不是一直有活干的,正好有机会,朋友推荐了一个收停车费的工作,时间合适,我就推荐他去了。”调查数据:超过22%的店主在担心的问题之一是,员工流动性大招聘难。为稳住人心,他们想了各种方法,比如为员工租房,购买最基本的商业意外险等。有位受访店主甚至替雇员找了份“第二职业”,增加收入。专家建言如何破解小店店主雇工保障问题如何破解小店店主和雇工的保障问题?国内外究竟有什么经验值得参照?对此,记者采访了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钟仁耀和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员陆晓文。店主参保存两大问题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钟仁耀向记者指出,小店店主这类个体工商户参保按照城乡居民保险,但现实存在两大问题:第一,城乡居保的待遇水平普遍偏低,甚至与低保制度倒挂,低于低保。“低保不缴费、城镇居保缴费,低保属于托底、最后的安全网,城乡居保与之倒挂,从理论上和实践上都不尽合理。当然,这并不是说低保待遇水平过高,而是城镇居民保险待遇相对偏低,一定程度上起不到基本保障作用。”第二,由于前一个现象进而导致城乡居民,也就是小店店主这类个体工商户参保率不高。“现实中,一些个体户的想法是,我不参保,到年老失去劳动能力,自然而然吃低保;如果现在参保,拿到的养老金反而比低保低。”钟仁耀说:“据我们调查,参保中的大多数人群也选择最低缴费档次的,这些人并非没有经济能力,而是因为待遇水平较低,所以大家不愿意选择高的缴费基准。当然这同时也缘于自愿参保制度,国外有少数国家也存在社会救助金高于养老金的现象,但国外养老金普遍强制缴纳。”小店雇员参保率更低再来看小店的雇员。“这部分人群和其他在职职工一样,适用劳动合同法,应参加城镇职工保险,如果缴足五险一金,个人和店主共承担收入43%缴费,单位部分在32.5%左右。”钟仁耀分析,从现实情况来看,小店雇员参保缴费比例更低,有的小老板客观上缴不起,也有主观造成的少缴、不缴。“普遍存在的现象是,双方私下协商,多给点工资,这样两方自认为都得利:雇主少缴节约用人成本,雇员得到工作,且在‘短视’心理下,觉得多点工资就行,养老问题暂不考虑。”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小店店主和雇员同时都缺失保障。“这带来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将来面临风险,只能依靠个人和家庭来解决。简单说,就是生老病死。”在钟仁耀看来,一部分个体工商户本身经营就属微利,且可持续性不确定,加之社保待遇水平不高,那么抗风险能力就更弱了。用契约精神提升信誉对于上述现状,有否目前具有操作性的改善之方?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员陆晓文指出,在社保之外,小店老板也可通过商业保险的方式,获得进一步保障。“国家提供了基本的保障,自己的负担也可以根据个人情况‘上保险’。”“对雇员来说,应有签订劳动合同的意识。”钟仁耀表示,劳动合同对雇主和雇员都有约束作用,除了保障雇员权益,签订合同对雇主也有一定保障。“比如说,这类小店雇员流动性强,有了劳动合同,一定程度上可保障雇员稳定性。”陆晓文进一步表示,对政府而言,由于小店数量多,人员流动非常频繁,管理成本较高。因此“契约精神”就在其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用工、缴纳社保,这些福利待遇都应该通过约定的来办理。对于老板而言,如果失去了诚信招牌,对小店的经营同样会产生重大影响。”钟仁耀还提到,目前越来越多年轻人群成为雇主和雇员,依法办事的意识或将逐步提升,未来签订合同缴纳社保的比例会可能会有所提高。 路边小店专注烤整猪60多年 “柴香烧肉”让食客自己动手! (该视频仅供延展)动动手指,随时查询交通违法!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关注腾讯大申网! 欢迎关注腾讯大申网微信(微信号:dashenw)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