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民主联盟党 健身被下病危通知 成都相亲鄙视链

美俄达共识重塑中东秩序 土耳其沙特联手出兵搅局-搜狐新闻   1月5日,叙利亚大马士革郊区东古塔地区一个曾经的学校里,一个小男孩坐在布满弹痕的墙壁前。 图片来自网络   近期,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和伊朗支持下,对阿勒颇省的军事行动取得重要进展。   2月11日,美国和俄罗斯等国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就“结束叙利亚敌对局势”达成共识。13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声称,土耳其和沙特可能在叙利亚境内联合采取地面行动。   与此同时,沙特战机进驻土耳其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随后,土耳其连续数日对叙利亚北部阿扎兹地区的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PYD)及其附属武装组织“人民保护部队”(YPG)据点,发起越境炮击。   俄罗斯建议从3月1日起在叙利亚实现停火,美国则提出立即在叙境内实现停火的要求。   在叙利亚战场力量对比发生改变的当下,美俄达成共识、土沙联手搅局,令叙利亚危机进入了地区和域外大国深度博弈的阶段。   沙特土耳其“鲁莽”出手,各怀心事   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土、沙两国通过支持叙反对派以推翻巴沙尔政权,成为叙利亚局势重要的幕后推手。土耳其为叙反对派提供训练营,沙特则向叙反对派提供武器和资金援助。   2015年9月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反恐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和叙反对派势力都遭受重创,战场力量对比的改变令支持叙反对派的土、沙两国深感不安。   美、俄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达成“结束叙利亚敌对局势”的共识,令土、沙两国担心美、俄之间可能进一步妥协。于是,土、沙进而抛出可能联手出兵叙利亚的论调。   土、沙两国同属于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组织国际联盟,但两国对出兵叙利亚的表态,并非是以消除“伊斯兰国”组织等恐怖主义势力为最终目标,而是有各自的利益考量。   当地时间2016年2月18日,叙利亚阿勒颇省,土耳其武装部队使用榴弹炮袭击叙利亚阿萨兹镇,袭击针对库尔德工人党(PKK)与民主联盟党(PYD)活动区域。 视觉中国 图   土耳其:越境炮击矛头直指PYD   对土耳其而言,打击叙境内库尔德人势力是其军事介入叙利亚的首要目标,而非消灭IS。   土耳其认定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PYD)是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PKK)在叙利亚的分支,后者被土政府定为恐怖组织。   叙利亚危机爆发后,土耳其一直通过叙北部阿勒颇省的阿扎兹地区向叙反对派输送武器、物资和战斗人员。近期叙政府军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帮助下,在阿勒颇省取得节节胜利,阿扎兹地区一旦落入叙政府军控制,叙反对派的补给线便会被切断,且该地区的库尔德武装可能越过幼发拉底河西岸,与土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形成联合之势,直接触及土耳其的“红线”。   土耳其介入阿勒颇战事,意在打击叙境内库尔德武装势力,阻止叙、土两国库尔德人势力产生直接联系,同时也有试探美国和北约反应的考量。   土耳其近年来利用中东乱局积极介入埃及和叙利亚局势,试图重返中东并主导地区形势。   土耳其对周边国家奉行的“零问题”外交政策,终以土耳其与周边国家关系恶化而宣告失败。   2011年土以关系恶化、2013年土埃外交关系降级、2015年土击落俄战机事件等种种鲁莽举动表明,土耳其成为地区大国的雄心尚不匹配其对地区事务的主导能力。   此次土耳其一旦在无法获得美国和北约支持的情况下悍然出兵叙利亚,不仅要独立面对与俄罗斯对抗进一步升级的可能性,还要承担国内库尔德武装势力因此反弹所带来的消极后果。 沙特集合20国35万大军,将在2月26日举行“北方雷霆”军演。 图片来自网络   沙特:重兵云集为与伊朗决高下   对沙特而言,近期再次高调介入叙利亚危机,是当前沙特与伊朗地缘教派政治角逐的典型表现。   近几年沙特外交政策具有明显的教派主义特征,即根据教派关系制定外交政策,利用教派矛盾在地区构建政治联盟、介入地区热点问题或制造地区冲突,争夺地区主导权,并突出反映在沙特对巴林危机、叙利亚危机和也门乱局的介入上。   国际社会对伊朗解除制裁后,沙特为应对抗伊朗的崛起,采取了更为激进的外交政策,今年1月沙特因尼米尔事件持续发酵与伊朗断交。   沙特上周在其境内集结亚非20国的35万海陆空三军兵力,宣布2月26日将举行代号为“北方雷霆”的大规模军事演习,旨在向外界表明沙特成为地区大国的决心。   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表示,如果政治调解叙利亚危机失败,不排除使用武力推翻巴沙尔政权。   然而,沙特深陷也门战争泥潭和巨额财政赤字困境的事实表明,当前该国既无直接推翻巴沙尔政权的军事能力,也无有效制衡已然崛起的伊朗的政治手段。   沙特寻求与实力相对雄厚的土耳其军队联手出兵,并同多国举行军事演习,旨在向巴沙尔政权施压和提振其支持的叙反对派士气,迫使叙政府在2月25日的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中作出让步,背后更有试探伊朗底线之意。但这些表态和行动对于军力和财力交困的沙特而言,实属无奈之举。   分歧尽显:土沙搅局美国不撑腰   土、沙两国的出兵表态亦凸显出其与美国的分歧。   首先,土、沙对美国逐渐回归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立场表示不满,美国对于土、沙两国的出兵表态也未作出正面支持,土、沙联合出兵更可能因得不到美国和北约的支持而陷入僵局。   其次,土耳其炮击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后,美国要求土耳其停止炮击,因为库尔德民主联盟党是美国为打击“伊斯兰国”组织所扶植的重要地面力量,但土耳其却对美国不认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为恐怖组织“表示难过”。   最后,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达成、美国与伊朗关系的改善,并对沙特处决尼米尔公开表示忧虑,导致沙特担心其盟友美国改变立场,便试图通过在地区引发同伊朗更直接的对抗迫使美国选边站。但从美国近期的表态来看,其对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意愿不断增强,沙特种种“鲁莽”的外交举动很可能得不偿失。   当地时间2016年2月22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电视讲话说,俄罗斯和美国同意2月27日开始执行叙利亚内部冲突各方停火协议。 视觉中国 图   美俄对抗又妥协,地区秩序重塑中   对美国而言,无论是在解决叙利亚问题上,还是在打击“伊斯兰国”组织上,其行动都难以取得实质性效果,反而被“半路杀出”的俄罗斯抢尽风头,令美国的叙利亚政策和中东反恐政策饱受批评。   伴随美国主导中东地区秩序能力和意愿的下降,美国正在收缩对中东地区的战略性投入,对中东事务的介入更多地将停留在战术层面,美国无心再次卷入可能引发新一场战争的地区冲突中,这也令美国与以色列、沙特、土耳其和伊朗等地区国家,以及欧盟、俄罗斯等域外大国的关系正在经历悄然变化。   对俄罗斯而言,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港是其在中东地区唯一的军事基地,俄罗斯绝不可能放弃这一战略支点,这也是俄罗斯从叙利亚危机爆发之始便支持巴沙尔政权的原因所在。   但是,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反恐一旦长期化,不仅将消耗俄罗斯大量财力,其选择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势力作为反恐合作对象,也可能面临俄罗斯与地区逊尼派国家裂痕加深的风险。   俄罗斯提议3月1日起在叙利亚实现停火,但也表示“没有任何理由停止对恐怖组织的空中打击”,意在叙政府军、叙反政府武装、库尔德武装、“伊斯兰国”组织的拉锯战中,最大限度地巩固叙政府军的战果,防止其遭恐怖组织攫取,以争取谈判主动权,将叙利亚问题重新推到谈判桌上解决。同时借叙利亚问题改善俄与欧盟的关系。   而俄罗斯、伊朗是否会与土、沙两国在叙利亚形成正面交锋,取决于土、沙两国实际派兵的规模和效果。   当前,地区和域外大国正加紧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深度博弈,这是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反恐后,中东格局和秩序加速调整的深刻体现。   不可否认的是,美、俄对巴沙尔去留问题的态度出现明显松动,美方不再坚持将巴沙尔下台作为叙利亚和平进程启动的先决条件,俄罗斯也开始和叙利亚反对派接触,成为美、俄之间妥协的标志。   叙利亚问题新一轮日内瓦和谈表明美国和俄罗斯愿意重回政治解决的道路,标志着中东在美、俄的对抗与妥协中正在重塑地区秩序。   土耳其军队对库尔德民主联盟党的炮击,以及土沙两国考虑出兵叙利亚的表态,不仅加剧了叙利亚的紧张局势,也令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充满更多变数,两国“鲁莽”的举动更无益于叙利亚危机等地区冲突的政治解决。   但无论和谈结果如何,长期受到战争摧残、流离失所、背井离乡的叙利亚普通百姓仍是最大的受害者。   (作者:包澄章,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