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利明属于前者 济南大楼半悬楼梯 术后纱布遗留体内

尤一唯:没了这个男人,安倍还硬得起来吗-搜狐评论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的签字仪式即将于2015年2月4日在新西兰举行。作为日本内阁经济财政、经济再生大臣,甘利明从头到尾负责了日本整个加入TPP的艰难谈判,他在谈判中曾与美国谈判代表据理力争,给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甘利明在平时谦逊、温和的态度给国民也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也许代表日本出席历史性的签字仪式是对于他兢兢业业工作的最佳褒奖。   然而就在历史性的签字仪式迫近之时,日本《周刊文春》杂志于1月21日、28日连续两期以实名揭发甘利明不法收受政治献金的问题。据《周刊文春》报道,千叶县臼井市的建设公司就道路建设问题请甘利明出面与当地都市再生机构交涉,作为斡旋交涉的回报,甘利明和他的秘书自从2013年以来,先后分两次直接收受该公司100万日元现金的献金(约5.4万人民币)。证人宣称甘利明稍微看过装满钞票的信封后,随即将装放现金的信封装入内兜。此外该公司老板还宣称自己转交给甘利明的秘书们500万日元(约27万人民币)的报酬,并以宴请甘利明的秘书吃喝玩乐的方式作为“回报”,加上上述交付的现金总共花费1200万日元(约65万人民币)。 丑闻发生后,甘利明出席记者会   甘利明落马,安倍断臂失去得力助手   虽然日本安倍晋三首相希望各大在野党能以国家为念,在TPP签字协议结束后再讨论此事,但在野党哪会放过如此良机,对执政党和甘利明发动了穷追猛打的攻势。甘利明招架不住在野党的攻势,于1月29日举行的记者见面会中承认自己曾收取建筑公司交付的现金,但立刻转手给了当地自民党支部。也承认自己在神奈川选区办公室的秘书曾收受建筑公司500万日元的政治献金,但其中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万)通过合法方式转交给了自民党支部,但还有3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6万)则在其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他的秘书们侵吞挪为私用。此外,他否认了自己和秘书帮助建筑公司斡旋游说的指控。   他声称自己基于“监督秘书的责任和鉴于作为政治家的矜持”而请辞。此外为了“作为政治家的美学”承担所有责任,并不打算把全部责任转嫁给秘书,但是他坚持声称自己的所有行为并未违反相关法律,并表示不会辞去议员职务。   这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012年12月第二次就任首相以来,第四次发生内阁大臣由于政治资金问题而请辞。但甘利明显然不同于之前的三位大臣,他可谓是一直陪伴安倍左右的肱骨大臣。他和副首相兼大藏大臣(财政大臣)麻生太郎以及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被誉为安倍政权的“三驾马车”,加上安倍本人被称为“3A1S”政权(取四个人名字的首字母组成)。   甘利明在此前曾十一次当选日本众议院议员,并曾出任过内阁的劳动大臣以及经济产业大臣等要职,是财经方面的专家。在日本即使是首相也是走马灯一般的变换,更别说内阁阁僚,但甘利明自从2006年安倍第一次执政以来,一直在安倍内阁中充当其阁僚,凡安倍所在之处必有其身影。   不仅如此,安倍能第二次登上首相大位也多仰赖其鼎力相助。在2012年自民党重返执政前夕举行的总裁选举中,甘利明背叛自己所在派阀支持的石原伸晃转而支持安倍,出任安倍的竞选总部部长,帮助安倍逆转击败石破茂,为其重返大位立下汗马功劳。在最近一次安倍的内阁改造之中,甘利明更是与副首相麻生太郎一起站在安倍左右,凸显了两者亲密的关系。   不仅在私人关系上,在实际工作中他也担当重任,不仅落实“安倍经济学”的各项政策负责加入TPP的谈判,还建立了极为不得人心的国民身份证系统,可谓脏活累活一肩挑。安倍自己也承认自己现在能身居此位全靠了甘利明的辅佐。即使是去年甘利明被诊断出舌癌向安倍请辞,安倍也不愿他离去,而是准假让他修养。因此即使是在此次丑闻发酵之后,安倍首相仍执意挽留,甚至做好了与舆论和民意对抗的准备,声称自己不惜让支持率下跌10%来保住甘利明,并多次亲自鼓励其留任。   然而根据日本政治惯例,内阁总理大臣心腹的被迫辞职往往会成为一届政府垮台的先声。安倍此前在2014年解散众议院的原因之一便是由于时任阁僚经济产业大臣小渊优子的不明资金问题的持续发酵。甘利明的祖先甘利虎泰是日本战国时代名将武田信玄手下的“四天王”之一,如同甘利明之于安倍一样,他也曾帮助武田信玄放逐其父,登上大位,并在一次战斗中为了保护主君而丧命。此次同样的命运降临其子孙,为了保护主君安倍不受丑闻发酵的延烧,甘利明不等事情继续升温便壮士断腕自行宣布辞职。   “安倍经济学”难以为继?   日本首相安倍在2015年9月的新闻发布会中宣布“安倍经济学”将进入“第二阶段”,提出了“一亿总活跃”的社会计划,以及“产生希望的强大经济”、“编织梦想的育儿援助”、“令人安心的社会保障”作为新的“三支箭”。此前“安倍经济学”提倡的三支箭(金融政策、财政政策和经济成长战略)此次被浓缩到了“产生希望的强大经济”这一支箭之中,虽然“新三支箭”更强调了再分配和社会保障的一面,但降低强调经济的格调,这不禁令人怀疑“安倍经济学”是否已经难以为继。   虽然日本加入TPP可以带来部分经济效应,根据日本内阁官房最新的预估大约可以带来2.6%和大约14兆日元的实质GDP增长。但在今后半年,安倍政权可以说面临着经济和政治上的多重挑战。   在TPP签字仪式结束之后,安倍政府将面对国会在野党的详细审议,尤其是在农业政策上如何去说服在野党是一项巨大的挑战。面对今年夏天即将举行的日本参议院议员改选,安倍需要提出自己的竞选公约,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经济增长战略的部分。此外面对日本政府计划在2017年4月将消费税率提高到10%带来的经济问题也需要提出相应的对策。就长期经济战略而言,安倍政权还希望在2020年达成财政盈余,摆脱长期以来困扰日本政府的赤字问题。而这一切原本都少不了财经专家甘利明在一旁的鼎力相助。   缺少了甘利明的安倍政权能否渡过此次难关呢?围绕日本经济的复兴问题,日本政府内分为经济增长优先派和财政重建优先派。甘利明属于前者,财政大臣麻生太郎以及官僚系统的财务省属于后者,但甘利明居于两者之间,成功协调了两派的关系,使得“安倍经济学”能在经济增长和财政重建之间达成微妙的平衡。   甘利明的继任者石原伸晃也不得不面对此般复杂的局面,石原伸晃曾在2012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挑战安倍,并就此留下心结,他如同其父石原慎太郎一样性格强势,也许将难以协调日本财经系统内的各项关系;此外虽然石原也有过一定的财经工作经验,但全权负责财经工作略显生涩,日本的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也承认甘石原相相比甘利明而言,对财经问题是有所不足的;同时石原属于财政重建派,由此观之甘利明代表的经济增长重视派有全面失势之虞。“安倍经济学”是否就此在财政重建和经济增长之间失衡?人们对于日本未来经济前景的疑虑不断。   似乎是为了回应此种疑虑一般,日本的央行日本银行于1月29日突然宣布将民间银行储蓄在央行的存款利率从现在的0.1%下调到-0.1%负利率,日银还宣布今后将进一步开放金融宽松政策。日本央行希望通过金融宽松政策促进银行资金流入市场,带动通货膨胀,增加消费,通过消费的增加为企业带来收益并刺激经济景气,达成经济增长的良性循环。   相信日本的在野党一定会借此机会敲打安倍政府,此事一出日本各个在野政党组成了联合阵线,抵制了国会正在进行之中的年度预算审核,希望扩大此事对安倍造成的政治伤害,以求在今夏的参议院选举中一举完成狙击安倍彻底控制上下两院的夙愿。   安倍政权自2012年成立以来即提出了达到通胀2%的目标。但随着国际油价下跌和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缓和带来的紧缩影响,日银的通胀目标已经多次跳票。此番大手笔紧随甘利明辞职而来,一定程度上打消了人们的疑虑,时机可谓也是恰到好处,但是面对前述诸多挑战,失去了左膀右臂的安倍能否一一招架?还是甘利明的辞职就此成为安倍政权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