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的日本:负利率成效难如愿前途仍未卜 保安终被美院录取 林志玲抱起郭敬明

被困的日本:负利率成效难如愿前途仍未卜   新年的日本经济没有新气象反倒更糟。自上月底日本央行推出“负利率”政策至今,日本股市暴跌15%,跌幅创雷曼危机以来最大。同时日元兑美元此间升值幅度则创出1998年以来最大。此外,长期利率代表性指标“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负值等,市场利率急剧下跌。此刻已然焦头烂额的日本,前途仍是未卜。   负利率成效难如愿   迈进2016年的大门后,日本政经界可以说是经历了多场“地震”。1月末,日本经济大臣甘利明因受贿丑闻突然辞职。而当市场还沉浸在安倍经济班底中的这位灵魂人物离去的惊诧之际,日本央行紧接着在次日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实施“负利率”决定。如此一来,市场猝不及防地被日本这“连环招”吓了一跳,自此日本股市大幅震荡,安倍将再行干预的预期也逐渐升温。   1月29日,日本央行发布消息称,日本央行将金融机构存放在日本央行的超额准备金存款利率下调至-0.1%,并引入三级利率体系,以尽早实现2%的通胀目标。据悉,日本央行此次意外宣布引入负利率的原因主要涉及近年油价下跌及中国经济减速等因素对日本市场的影响,目的则在于刺激股市增长和令日元重回贬值轨道。   对此,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日本经济研究室主任张季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在目前看来,日本负利率政策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弊明显大于利。他表示,通过长时间的宽松,日本投入市场的流动性事实上已经足够多,因此日本央行此次的负利率政策可以说是“并无意义”,反映了日本央行当下出台负利率政策的急迫心情。   当前的日本,无论是汇率还是股价均已经回到了2014年10月日本央行推出“质化量化宽松”(QQE)时候的起点。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不能及时阻止市场继续下滑的趋势,日本央行三年前通过的“量化宽松”(QE)政策给市场带来的乐观情绪将会逆转。   干预之声萦绕市场   目前,市场关于日本的财政干预预期也逐渐升温。对此,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称,当局已经注意到了日元近期的剧烈波动,并将密切关注外汇市场;如有必要,将采取“适当”的行动。此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顾问本田悦朗近日也表示,如果市场继续动荡的话,日本央行可能会召开紧急会议来采取更多的宽松措施。   不过,安倍另一顾问浜田宏一则表示,当前日元和2012年末相比依然处于明显低位,因此眼前的反弹并不会让日本央行很快采取行动。浜田表示,投资者目前处于恐慌情绪之中,但是日本经济状况并非疲弱不堪,因此央行可能会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日本央行副行长中曾宏12日在纽约一场演讲中表示,日本央行仍有政策工具可以使用,但是需要与海外央行密切沟通,而实际上也一直在就意见和信息交换做工作。中曾宏称,在中国经济增长不确定性以及油价进一步下滑的背景下,“我们将极为小心地观察全球金融市场的发展对日本经济和通胀带来何种影响”。   张季风认为,日本的下一步举措在目前看来并不是很好预计,还要等本周一的去年四季度GDP出炉后才能做出一定猜测。他称,如果日本GDP出现负增长,那么股市必将进一步下跌,而央行更多政策的出炉是可以期待的。此外,张季风表示,由于目前日元大幅升值,日本央行的下一步举措很有可能落在干预汇市方面,比如通过大量回购日元达到令日元贬值的目的。   “安倍经济学”的瓶颈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便将利率维持在零水平,同时还通过大规模债券购买操作进行了数次前所未有的资产负债表扩张。步其后尘,英国、日本和欧洲央行也纷纷实施了各自版本的所谓QE。   然而,事实证明,日本和欧洲的QE到头来竟是一场捉襟见肘的“东施效颦”。原因在于,不同于“债务国”美国和英国,欧元区和日本则是有外部盈余的“债权国”,因而全球经济危机之后所引入的负利率刺激了美国和英国的复苏,但对于欧元区和日本基本上没有什么效果。   此外,自2012年底上台以来,安倍加速实施了一系列刺激经济政策,其中包括以大量发行货币及扩大政府支出为核心的经济政策。在“安倍经济学”的指引下,日元汇率大幅度贬值,日本出口企业及股市确实一度因此受到极大利好,但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日本经济不景气的问题。在张季风看来,“安倍经济学”在这些年暴露出的问题越来越多,但目前看来安倍政府对于这一错误政策仍不肯放弃。   最近,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已承认,在今天的全球环境下,当前货币政策方针也许并不有效。而安倍要到何时才能认知这一点,或许那时才是日本经济的峰回之际。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初晓彤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