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食品常识问答集锦(一)|食品常识问答集锦(一)2

食品常识问答集锦(一)   食品常识问答集锦(一)_胡陵   作者 胡陵 转载请注明出处   范志红老师每天都会花费很多时间在新浪微博回答网友提出的有关食品方面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为了集中精力搞好教学和科研以及著书撰稿,两年前,她发微博招募几位科普助手帮她解答网友们的问题。我有幸成为她的科普助手之一,两年多来,范老师的科普助手们换了一茬又一茬,我始终不离不弃,一直走到今天。   与其说给范老师当科普助手,不如说是一个非常好地向老师学习的机会,两年多来,实际上还是范老师回答的问题最多,不过我也帮着范老师回答了不计其数的问题。这个过程也是我不断学习和积累食品知识的过程,回过头来看看,好多问题的解答我认为还是蛮不错的,我想把它们陆陆续续地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我觉得我也还是以问答的形式为好。   问:范老师讲过糖尿病人如何吃米饭,能不能也讲讲糖尿病人如何吃面食?   答:我就是按照糖尿病人的饮食原则吃面食:小麦粉加麸皮加燕麦片蒸馒头或发糕;小麦粉加麸皮蒸包子;直接全麦粉蒸馒头;小麦粉加黑米粉蒸发糕;面条一律买荞麦面条或苦荞面条。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粗细搭配吃面食。   问:杂粮饭可以分装冷冻吗?每天吃一袋,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营养和口感?   答:可以的,我经常这样做,特别是杂豆类,煮一次分成小包装冷冻储存,随吃随取。且味道和口感没有任何变化,营养也基本都在。   网友说:可惜现在的农民为了山药大一点,往往都放膨大剂,搞得末端圆圆的,像个锤子,所以不好吃啊!   我回复:末端圆圆的是那个地域所产山药品种的独有的特点,与膨大剂没有关系的,我因为经常买山药,与卖山药的摊主成为了朋友,他卖的山药有十几品种,我吃过这种末端像锤子头般圆的山药,也是铁棍山药的一种,不过不如正宗的怀山药瓷实,我觉得蛮好吃的。   (旁白:现在网络谣言颇多,好多人根本不了解食物而是凭想当然地张嘴就来,让农民平白无故地蒙冤受屈!)   问:请问下老师山药怎么吃会比较好呀?山药和杂粮一起熬粥好吗?   答:直接蒸着吃或加在粥里或加在鸡汤肉汤骨头汤里,它不会夺汤的原味且吃起来借了汤的鲜味会更加甜糯;我经常做小米山药百合粥,我自己觉得这是一款经典的好粥,有时还会加绿豆,试试吧,营养丰富,口感特棒!   问:老师三岁孩子可以吃燕窝吗?   答:燕窝就那么好吗?别迷信这种食物,没有商家忽悠的那么神。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别破坏燕子们的家园,呵护这些可爱的生命应从娃娃抓起,如果三岁的孩童知道自己吃的是燕儿们辛辛苦苦搭建的家,会怎么看这个世界?   问:为啥电饼铛做的东西不好吃,都觉得没什么用了。做的菜盒子,面的部分比较干,咬起来比较有嚼头,不像锅做的是油脆油脆的,有点像微波炉热的面制品那种硬感,我刷的油也不少锕,怎么回事?   答:别怨饼铛哦,您的问题耶!按照500g面粉265g水的比例(冬天270g)和面,菜饼烙好了,一个一个叠加起来,盖起来或用湿的笼布盖好,吃的时候先拿中间柔软的吃。 您说饼硬,无非是面和水的比例不妥,这是其一;烙好了没有摞起来放且没有采取保湿的方法,能不硬吗。

55外国医生驻诊公立医院带来什么?-搜狐健康|外国医生驻诊公立医院带来什么?-搜狐健康1

外国医生驻诊公立医院带来什么?-搜狐健康   外国医生驻诊中国的公立医院也许不是新鲜事,这会引起人们不同的疑问:外国医生驻诊公立医院的合理性在哪里?为什么驻诊民营医院就没有引起这么多的关注呢?或者说外国医生驻诊中国医院之后,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思考呢?我想就这三个问题发表一下我的看法。   外国医生驻诊公立医院合理不合理?首先要看这个“外国医生”是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或者公立医院给出什么样的价格。如果提供的是“公共服务”和领取“基本工资”,这不可非议;或者提供的是教学与示范,也是与我国的法律吻合的。如果说借用“公共平台”提供特殊服务获取特别报酬,也许在所有的国家都是会被诟病的。至于合理不合理这就很难用“是”或“不是”来表达,这取决于不同国度的不同制度安排和不同的价值观。一般来说,在大部分的国家,公立医院是不允许这样的“特殊医生”驻诊的。虽然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有“特殊病房”,但是没有特殊病房是给“私人医生”提供“特别价格”的服务的。香港也准备(好像已经)出台一个政策,欢迎私人医生到公立医院“驻诊”,但是,提供的是“公共服务”。中国医疗改革处于“试点”阶段,目前来看,在中国没有什么是不允许试的,哪怕是触及传统的公共管理理论,都是没有禁区。这种“中国特色”的公立医院管理模式是否就是中国公立医院改革之路呢?   为什么驻诊民营医院就没有引起这么多的关注呢?其实外国医生进入中国由来已久,最开始也许是肩负一种宗教使命来到中国,那时也许没有什么“特需服务”,都是“扶贫救济”。现在是改革开放的时代,我们大力推进社会资本办医,同时也鼓励境外资本进入大陆举办医疗。事实上,在中国大陆行医的外国医生已经不少,他们大多在民营医院,也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比如和睦家医疗等。他们涉及的领域也很广,内外妇儿无所不有,最多的可能就是医学美容医生。也许这些境外医生在民营医院工作,服务的是特需人群,但也没有像广州妇儿医疗中心开出的元 次的天价收费。据了解,和睦家医疗平均也就是元而已,因而没有引起人们的聚焦。民营医院是否也可以提供像公立医院这样的服务平台和外国医生呢?   外国医生驻诊中国医院之后,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思考呢?香港的管理模式已经在深圳试点,港大深圳医院开业也有两年多。我对深圳政府以这种高投入的方式来购买管理、管理公立医院的模式提出质疑――可否复制。但是,我也有支持的一面,期望港大深圳医院引进现代的医院管理模式来体现医生的价值和对生命的尊重。事实上,港大深圳医院运行到今天,也许还没有出现运作资金的困扰,但他们的国际管理理念已经在当地得到认可。香港医生的进入带来了医生价值的体现和尊重生命的理念回归。广州妇儿医院的模式,如果有积极一面的话,恐怕也与港大深圳医院有异曲同工之妙――管理思维的人性化:尊重医生和尊重生命。具体表现在:   ,重视与患者沟通。医患关系其实是人际间“沟通-理解-统一”的过程。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与耐心。我们可以从沙顿医生的对白中读出真意。沙顿看病三步骤“预约门诊,尽情提问,预约手术”就是一个典型的西方就诊模式。尤其是“尽情提问”,这是要花费很多时间的。用中国话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这与中国的就诊习惯完全不同。中国的患者不喜欢预约,而且还希望马上应诊。这一点,或许中国公民比美国人“幸福”多了。但对于这种“幸福”,中国公民还是不满意的,因为排队三小时得黄金般的三分钟应诊,这种应诊还包括了“望触叩听”和开检查单的时间。虽然沙顿每次门诊收元是天价(在美国也远远没有这么高),但是如果中国医生每一次门诊收元,保证分钟应诊时间,中国公民能接受吗?   ,重视知识。沙顿在美国每周出诊天,看多个病人。他的社会地位与薪水远远高于中国的医生,这种价值在中国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人们心中根本就不能接受如此高价的知识,也没有能力接受这种价值观。人们没有反思制度,只是在埋怨中国医生不能与人比的原因是道德水平比别人低,怎能与别人享有同等价值的待遇?我们远远没有“尊重医生就是尊重自己的生命”这种价值观,人们宁可多吃药、多检查,也不认为医生知识是值钱的。沙顿医生说:“在美国,越是专科的医生,看的病人实际上越少,而在中国正好相反。”我说,在中国不单如此,初出道的医生与年年资的医生收入相差不大,也许年轻医生创收的能力更强。注意沙顿医生的一句话:中国医生很棒。我相信这不是恭维话。   ,重视生活质量与预防。沙顿医生说:“国外很多家庭都非常注重脑瘫儿童的生活质量,而中国这样的家庭似乎少些。”可能这句话很多人不会理解。比如选择一种治疗方案不是一个专业的“一言堂”,而是经过慎密的讨论,选择最合适的方案。这种方案不仅仅是保住生命,更重视预后的功能保留和恢复,这就是生活质量。对于一些没有治疗价值的患者,他们更多的是祈祷;对于一些不确定的治疗手段,他们会清清楚楚地告诉患者。比如脑中风预防大于治疗,境外的一级预防(预防疾病的发生,纠正不良的生活习惯)、二级预防(防止多功能的损害)做得比我们好。“卒中单元”就是在医院的一定区域内,针对脑卒中病人的、具有诊疗规范和明确治疗目标的医疗综合体。它是可延伸到恢复期、后遗症期,针对卒中病人的一个完善的管理体系,其中包括社区医疗、家庭医疗以及各个收治机构。他们建立这样的医学模式,完全是基于对生命价值的重视,也许他们的生死观与我们有很大的文化差异。   ,重视团队合作。沙顿这句话耐人寻味:“其实一个团队完成一件事比我一个人完成更保险。”他所强调的是,每个团队成员都有自己的专业领域和知识,团队的合作比一个人的判断更全面。他在广州也建立了一支专业团队,配合上已经达到了默契,他们一起选择最适合病人的手术方案。即使是这样,他在广州手术后仍会留下来多观察几天。而在国外,有时候医生主刀完,可能会离开,由他的团队来照顾病人。在美国,医生团队是很常规的工作方式,也是他们跟保险公司或者医院签约的方式。可是,昆明周乐今心脏医生团队的兴衰说明了制度和环境对“团队”的影响。庆幸的是,同样在昆明,以医生团队的方式服务社区又“卷土重来”,大有凤凰涅?浴火重生之势。   因此,在回答第三个问题之后,带来的就是:我们如何表达对生命的尊重和发挥医护人员在医改中的积极性?   其实,境外医生在中国行医,沙顿医生仅仅是一个个案。如果按他的这种收费标准,独立于公立医院之外,也许没有多大的市场。在公立医院存在也只是一个噱头,或暂时的现象。我们对外开放的目的不是引进元一次的门诊模式,而是引入国际先进的医疗制度和管理方法,回归尊重生命的理念。

实验室反应釜,m字额,m玲,辽m,m字腿,女s男m,苏m,zhaoyaqi.net